莎士比亚和高级珠宝之间有什么关系?

编辑:admin 日期:2019-12-02 14:15:02 / 人气:

文学作品的伟大之处,在于它常常可以滋养其他艺术形式,比方说舞蹈、音乐和珠宝创作。
1951年,法国高级珠宝制造商梵克雅宝根据莎士比亚的悲剧《罗密欧与朱丽叶》,创作了一对胸针,展示了罗密欧翻墙前往朱丽叶的家,和朱丽叶在月下互诉衷肠的一幕。胸针中二人身影部分使用了黄K金勾勒,再分别镶以红宝石、蓝宝石、祖母绿和珍珠塑造了发丝、服装和脸庞。
莎士比亚让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故乡意大利维罗纳成为了著名景点,梵克雅宝也把一场高级珠宝展览办到了意大利的米兰王宫。在这场题为《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宝:时间、自然与爱情》的展览里,参观者将看到这对罗密欧与朱丽叶胸针。
热爱艺术的人无不喜爱意大利,“文艺复兴”在这里兴起,纷至沓来的游人提前三个月到半年预约进入圣玛丽修道院一睹墙壁上的《最后的晚餐》,或是前往佛罗伦萨投入应接不暇的画作和雕塑里。眼下米兰正进入阴雨绵绵的冬日雨季,影影绰绰的行人穿过石头铺就的广场,尽头是展览场地米兰王宫。
梵克雅宝的这场高级珠宝展览,一共展出了超过400件高级珠宝、腕表和珍贵物件。 选择了“时间、自然与爱情”作为主题,是因为策展人Alba Cappellieri认为,它们是生命中最重要和最具有代表性的三个概念。
“这些展品中有私人藏品也有我们自己的收藏,通过这样的交织对话去展示梵克雅宝自1906年创立以来不同时期的里程碑、灵感来源。”梵克雅宝国际典藏与展览总监Lise MacDonald对界面时尚说。
此外,展览还借用了意大利当代作家伊塔洛·卡尔维诺( Italo Calvino )的著作《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中强调的五项价值:“ 轻”、“快”、“准”、“显”、“繁” (Lightness, Quickness, Exactitude, Visibility, Multiplicity) 。卡尔维诺的这一观点本来是要在哈佛大学演讲中发表的——这是他在即将迎来2000年之际,对人类下一个千禧年的思考。但是没等到出发,卡尔维诺就因为脑溢血于1985年在意大利去世了。在去世的当年,他被提名为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
伊塔洛·卡尔维诺那么,梵克雅宝所说的时间、自然和爱,到底是什么?
时间
时间是流动的,也是定格的瞬间。从时装到珠宝,都充满着历史时代的烙印,有因为战争物质短缺而被意外广泛使用的某种材料,也有因为全球文化的频繁交流而产生的风格互相借鉴。1924年,公元前1300多年的埃及法老图坦卡蒙陵墓出土,其陵墓之豪华震惊全球,也吸引了许多品牌竞相推出与之相关的产品,梵克雅宝也是其中之一。可以说,图坦卡蒙就是当时的大IP。
这条创作于1971年的Indian inspired项链原由印度的阿迦汗王后所有,共镶嵌了超过745颗共重52克拉的钻石,以及44颗共重超过470克拉的祖母绿。项链可拆卸成一条短项链、两条手链及一枚胸针。
去过故宫博物院的人可能会知道,珍玩本身就是穷尽了人的奇思妙想,殚精竭虑不过为了在方寸之间装下更多内容。
1930年代,因为看到了美国铁路巨头弗兰克·古尔德的妻子将粉盒、口红、打火机等这些随身物品装进锡制香烟盒里,梵克雅宝创作了以铂金、黄K金、漆面及钻石做成的百宝匣,可收纳各式随身小物。百宝匣各物品放置得严丝合缝,就像七巧板。每个百宝匣还会配一只真丝套,白天出门套上真丝套以免反光太过,晚上使用才露出真容。但是因为年代久远,真丝不易保存,展出的百宝匣已经没有真丝套了。
独角兽、飞马和仙女,这些在真实世界中不存在的事物,在梵克雅宝高级珠宝所塑造的时空里真实存在。
由铂金、黄K金、隐秘式镶嵌红宝石、红宝石及钻石做成的Peony胸针,1937年梵克雅宝还展示了一系列隐秘式宝石镶嵌的高级珠宝。外行人看不出来这种技法的机关,但工艺难度极高。隐密式镶嵌法是指饰品正面完全看不见任何金属支架或底座,镶座本身就像一条条轨道,被精心打磨的宝石一颗颗排列送进轨道里,当放到最后一颗时,也封住了轨道的出入口,再也无法移动任何一颗宝石。由于宝石覆盖了轨道,正面看不见缝隙。这种繁复的工艺导致每位工匠每天只能打磨两至三颗宝石,且掌握这种技法的工匠也寥寥可数。
美国珠宝历史学者美阿贾·拉登在她的书《石惑》中写道:“它们(宝石)的稀有被少数人掌握的工艺和技术进一步增强,这些技术一方面增加了它的美观度,但更重要的是增加它们的稀有程度,被想要炫耀自己社会地位的人所垂涎。”
自然
在梵克雅宝的世界里,植物和动物最常见的主题。鲜花易谢,动物也有寿命,但如同画作和摄影,珠宝也可以把生命定格。

梵克雅宝(Van Cleef & Arpels )名字本身即是由创始人夫妻家族的姓氏合并而来。以珠宝为媒介表达爱意,在古往今来的各国都非常常见。
1978年,梵克雅宝为格蕾丝王妃的女儿——摩纳哥卡罗琳公主的婚礼打造了一个铂金冠冕。这一冠冕镶嵌了144颗共重77.34克拉的圆型、梨型及马眼型切割钻石,还可转换为项链佩戴。
实际上,除了珠宝本身,展览场馆所在的米兰王宫也是一个让人不可忽视的古迹。
建于14世纪的米兰王宫(The Palazzo Reale)曾经是城市统治者维斯孔蒂家族的公馆,后改建为博物馆。但1943年“二战”期间,米兰王宫在炮火中遭受严重摧毁,主楼层区域连同里面展示的壁画、檐壁雕饰、雕塑和珍贵物件化为乌有。经过长达20年的修复,米兰王宫现在是米兰的文化艺术中心,举办过梵高画展和达·芬奇综合展览等。
而在梵克雅宝的此次高级珠宝展中负责布景设计的,是美国当代艺术家Johanna Grawunder。在展览用到的14间展览室里, Johanna Grawunder使用了绚丽的灯光,使之与有机玻璃或镜面展柜的线条互相呼应 ,利用展塔、展桌和展柜的不同材质搭配,与珠宝本身的光泽与色彩交织出新的视觉体验。
Johanna Grawunder作为当代艺术家,和米兰王宫的新古典主义建筑风格是冲突的。不过梵克雅宝国际典藏与展览总监Lise MacDonald说,想要的正是这种冲突。
“米兰王宫是一个挺有难度的空间,每个房间的装饰风格都很强烈,色彩也很浓烈。与其去藏起这些特点,不如活化这些特点,让建筑也成为藏品的一部分一同被欣赏,产生协同效应。我们决定冒个险,在一个非常古典的地方,做非常当代的呈现。”Lise MacDonald说道。
本次梵克雅宝在米兰的高级珠宝展览将从2019年11月30日持续到2020年的2月23日。事实上,每一年梵克雅宝都会挑选与一个国家的博物馆合办高级珠宝展——京都、新加坡和北京都曾举办过。
Lise MacDonald回想起这三场展览,共通点之一是它们都与当地文化进行了融合,也与合作的博物馆和策展人背景融合。在2017年的京都高级珠宝展上,梵克雅宝用到了数十款日本的掐丝珐琅、陶瓷、漆器及金属制品进行布展。
无论是在东方世界,还是邻国意大利,梵克雅宝都在尝试找到和本土文化的连接点。Lise MacDonald说出了这种本土化的考虑:“我们希望每一个步入的参观者都能从中找到和自己的联系。”

现在致电 021-5511222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