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宝商爱迪尔疯狂“收割”之路:圈钱、蹭热点、套现、辞职

编辑:admin 日期:2020-03-24 19:44:27 / 人气:

自上市以来,爱迪尔不是在定增就是在定增的路上,“收购达人”名不虚传,期间还配合着高管的减持。
2016年的定增资金还没怎么用,爱迪尔(002740.SZ)3月22日晚间再发布定增预案,拟募资不超过9.05亿元投资华夏首礼系列运营建设项目、红古田文化纪念品运营建设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爱迪尔是集珠宝首饰产品设计研发、生产加工、品牌连锁为一体的珠宝品牌企业,主要采用加盟商加盟销售和非加盟商经销销售相结合的业务模式,开展“IDEAL”品牌珠宝首饰的设计、生产与销售,主导产品为钻石镶嵌饰品。公司于2015年上市。
然而界面新闻记者翻看爱迪尔过往历史发现,公司自上市以来,不是在定增就是在定增的路上,“收购达人”名不虚传,期间还配合着高管的减持。
3年前定增项目基本没投
简单来说,爱迪尔本次募资是为了加码主业。预案显示,华夏首礼项目建设内容主要是拟在深圳、浙江、江苏设立运营展示中心,拟在南京、成都、深圳三地机场和博物馆等场所新设立智慧化新零售体验店,同时对现有自营店进行升级改造,并在多家珠宝零售店铺设立华夏首礼产品品牌柜台,以满足华夏首礼系列珠宝产品的推广需求。并且公司拟在南京设立研发设计中心,项目建设完成后,公司的珠宝设计研发能力将得到进一步提升。
在此次定增之前,爱迪尔2016年的一次6亿元的定增项目还没怎么投。
2015年,互联网金融正如火如荼地发展。上市不久后,爱迪尔先是与中投国泰(北京)共同出资成立互联网金融公司,主要针对珠宝行业提供基于供应链等环节的互联网金融服务,后又抛出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拟向狄爱玲等共计7名发行对象发行股票募资6亿元,全部用于互联网+珠宝开放平台。
爱迪尔在对证监会的反馈意见进行回复时表示,预计上述募资项目实施后,公司将新增年收入7.79亿元,最终实现利润总额1.12亿元。
2016年2月此次定增获证监会审核通过,两周后爱迪尔抛出高送转预案,拟10股派息1.1元转增20股。高送转预案公布后,爱迪尔高管趁着股价上涨之际进行减持。
图片来源:东财choice数据
2016年12月,前述定增预案第三次修改后获得批文。
值得一提的是,爱迪尔2016年募资6亿,扣除发行费用后募资净额约4亿,拟全部用于建设互联网+珠宝平台。在2019年半年度募集资金存放与实际使用情况专项报告中,该项目累计投入金额仅为2050.51万元。2019年上半年仅投入16.6万元,其表示,“因项目开发周期长,现仍处于项目开发阶段。”
在此之前,爱迪尔还曾把该项目募集资金用于暂时补充流动资金。公司于2019年6月24日召开了第四届董事会第二十五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使用部分闲置募集资金暂时补充流动资金的议案》,同意公司使用部分闲置募集资金暂时补充流动资金,总额不超过人民币3.8亿元。
不知道爱迪尔是否记得当初对互联网+珠宝平台寄予厚望,对于该项目接下来的计划进展,爱迪尔方面以董秘和证代都出差为由未予以答复。
一路“圈钱”、收购
2016年定增完成之后,2017年1月,爱迪尔又马不停蹄发布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停牌公告。在此期间,爱迪尔还公告拟以现金2.55亿元收购深圳大盘珠宝的51%股权,并说明现金收购股权事项与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停牌事项非同一事项。
2017年3月30日,爱迪尔披露定增预案,拟分别向韩文波、韩文红、济南亿年等世纪缘全体股东以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方式购买其合计持有的世纪缘100%股权。
2017年6月,爱迪尔公告拟现金收购华侨城、北京绿都源和长宁钻石分别持有的深钻所20.25%股权、2.5%股权和2.5%股权,交易完成后将合计持有深钻所25.25%的股权。
2017年9月,爱迪尔再次发布筹划重大资产重组的停牌公告,公司拟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千年珠宝的100%股权、蜀茂钻石的100%股权,并募集不超过3.05亿元的配套资金;初步确定千年珠宝100%股权的交易价格为9亿元,蜀茂钻石100%股权的交易价格为7亿元。
2019年3月,千年珠宝、蜀茂钻石资产过户完成。在上述多起收购中,收购世纪缘100%股权的交易因山东世纪缘单方面终止协议而告吹,收购深钻所股权的交易因相关部门未批准,爱迪尔与华侨城、绿都源对簿公堂,陷入股权转让纠纷。
除此之外,大盘珠宝的业绩承诺为2017年-2019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3600万元、4600万元和5600万元。千年珠宝承诺2017年-2020年的累计净利润不低于2.97亿元,蜀茂钻石承诺2017年-2020年累计净利润不低于2.51亿元。
三起耗资18.55亿元的收购亦为爱迪尔带来大额商誉与存货。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爱迪尔商誉8.48亿元,其中收购大盘珠宝形成商誉1.42亿元,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收购千年珠宝、蜀茂钻石形成商誉7.06亿元。与此同时,爱迪尔存货账面余额20.62亿元,较期初增长99.5%,主要为收购千年珠宝和蜀茂钻石所产生。
蹭5G、区块链热点被关注
在此次募资9.05亿元投资华夏首礼等项目前,爱迪尔正因搭上5G、区块链双热点被深交所关注。
由于公司主要从事珠宝及首饰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业务,关注函要求公司结合5G、区块链与公司主营业务的关联性,说明5G、区块链在上市公司的具体应用及对公司主营业务的实质影响,是否存在迎合市场热点炒作的情形。
爱迪尔表示,通过区块链,珠宝企业可以为每一件珠宝建立唯一的身份ID,并将该件珠宝生产的每个环节,如选材、设计、加工方法、完成时间、加工者等信息全部记录在区块链上。当该件珠宝进入销售环节,该珠宝的流转或者交易情况,甚至后续的维修、养护信息也可以被记录在区块链上。
对于5G技术的应用,爱迪尔表示将更加便捷高效的支持门店商品的远程鉴赏、AR/VR直播展示及MCN网络销售,直接推动传统门店数字化转型,为降低运营成本、提升店面坪效提供了可能。
时尚行业研究咨询机构NoAgency创始人唐小唐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区块链主要为物品提供一个溯源的作用,目前一些品牌有所应用,特别是在二手潮鞋市场,为了保证正品会提供溯源。但在唐小唐看来,珠宝行业与区块链和5G结合的实用性有多大是存疑的,主要还是“炒概念”。
不仅如此,爱迪尔在接受机构调研时还表示,公司对在线教育板块早有布局和投入。早期,公司先后与多所高校开展合作办学,并开设配套的网上培训课程版块,网上培训课程可以向公司体系内合作伙伴开放,包括联合办学学生、加盟伙伴、导购员及公司员工等。
爱迪尔在互动平台上回复投资者时还提到,此次疫情短时间内对零售会有影响,消费会有所推迟。但待疫情过去,不排除可能出现消费会报复性反弹。公司也在新零售模式上不断加大资源推进,在互联网平台建设上不断寻求和专业机构合作,力求新零售模式给公司业绩添砖加瓦。所以,疫情对业务造成影响是暂时的。
对此,唐小唐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此次疫情对奢侈品行业的影响本身是比较小的,因为它不是必需品,未来几个月内生活必需品还有可能因为出现短缺的情况引起消费反弹,但对珠宝等奢侈品来说不适用这个逻辑。”
高管减持套现离场
与此同时,爱迪尔高管自2018年以来减持不断,实控人苏日明更在减持之后辞去总裁职务,公司管理层亦经历了频繁的更换。
2018年4月-11月,爱迪尔董事、副总经理苏啟皓减持128万股,套现约700万元;监事会主席苏江洪减持17.71万股,套现约109万元;财务总监李城峰减持套现约95.46万元。
2018年11月至2019年6月,公司董事、副董事长朱新武减持260万股,套现约1567.8万元。
由于期间经历了重大资产重组停牌,爱迪尔还在公告中表示,上述股东的减持计划和减持股份属股东个人基于自身资金需要做出的正常决策行为,不存在利用公司筹划的重组之内幕消息进行交易的情形。
2019年2月,爱迪尔公告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苏日明、狄爱玲夫妇及其一致行动人苏永明,股东朱新武、苏啟皓及苗志国拟以协议转让的方式将其合计持有的10.89%公司股份,转让给汇金集团、永盛发展。
经各方协商,协议转让股份的转让价格6.03元/股,转让价款共计2.17亿元。根据各方转让股份计算,苏日明及狄爱玲夫妇获转让价款1.42亿元,苏永明获转让价款4763.7万元,朱新武获转让价款1567.8万元,苏啟皓获转让价款663.3万元,苗志国获转让价款542.7万元。
此后2019年7月-9月,苏日明、狄爱玲夫妇共计减持套现约7748万元。其中,苏日明通过大宗交易减持股份的受让方为汇金集团。2019年10月8日,苏日明申请辞去公司总裁职务,朱新武申请辞去公司副董事长职务。
在此之前公司高管就已密集辞职。2018年11月,苗志国申请辞去公司总经理职务,一个月后,黄翠娥申请辞去公司总经理职务。2019年1月,狄爱玲申请不再担任公司第四届董事会董事长及战略委员会委员职务。2019年4月,朱新武辞去公司董事会秘书职务,李城峰申请辞去公司财务负责人职务。
2020年2月-3月,爱迪尔董秘、副总裁孙海龙,证券事务代表王优相继辞职。3月23日,界面新闻记者致电爱迪尔时,工作人员表示现在由董事长苏日明代行董秘一职。
2020年,也是爱迪尔之前收购的大盘珠宝、千年珠宝、蜀茂钻石三公司业绩承诺的最后一年,随着原股东、高管的逐步套现离场,业绩承诺期过后标的业绩变脸的风险极大,对于想要接盘的后来者也是一个巨大考验。
 

现在致电 021-5511222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

Top 回顶部